关于郁铭芳院士的怀念文字
发布人: 星禧   发布时间: 2020-04-13    浏览次数:

      1.敬唁郁铭芳院士

惊悉郁铭芳院士不幸离世,悲痛万分。郁院士毕生为纺织产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郁院士对我也进行了许多重要的教导和帮助,毕生难忘。同时,在纺织教育一线,毕生奋进,教育和培养了这么多纺织人才,为祖国纺织产业宏伟发展贡献了巨大力量。当前病疫形势使我们不能赴沪为郁院士送别,十分痛心。我们必须认真学习郁院士的指导思想、工作责任心,为祖国尽忠,以报答郁院士四十年来的教育。请代为郁院士送行。


——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安工程大学终身名誉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2020413日于西安


       2. 10年来,每年国庆节前为先生庆生,春节前去先生家里拜访,先生谈笑风生、对后生的教诲鼓励历历在目!庚子年春节前先生在医院度过,121日在医院拜见先生,竟成了永别!您的高风亮节、您的谦逊学风永存!郁老师千古!

——中国科学院院士、东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朱美芳教授

 

3.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郁人千古,芳名永存!沉痛悼念郁院士!

东华求学期间,有幸与郁铭芳院士有短暂的交集,郁院士严谨的工作作风和谦逊的生活态度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别是用餐时抢先为学生刷卡以及上电梯时主动为学生按楼层,为后辈做人做事都树立了楷模!斯人已去,纺织届损失了一位治学治人大家!

——中国纺织工程学会产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蔡涛博士

 

4.深切悼念郁铭芳院士!郁院士科学报国、严谨治学、诲人不倦的精神将一直激励着我们。

——上海应用技术大学校长柯勤飞教授


5.沉痛悼念郁先生!郁院士研发了我国第一根合成纤维,是我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骄傲!

——东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余木火教授


6.沉痛悼念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华大学材料与工程学院、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导郁铭芳。

——东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张耀鹏教授

 

7.沉痛悼念纤维材料泰斗、中国工程院院士郁铭芳先生!今年1月代表学院去六院看望慰问先生,彼时先生虽卧床数日,但思路清晰,关切学科发展,关心后学。先生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严谨治学精神、提携后学的美德值得我们后辈永远学习!郁先生,郁总,郁老千古!

——东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廖耀祖教授


8.沉痛悼念郁先生!郁院士一路走好!郁院士研发了我国第一根合成纤维。进校工作时,郁院士已经退休,有幸一次会议期间送郁院士回办公室,聊天中感受到大家的风范,郁院士是东华大学材料学院、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骄傲和自豪,也是我们晚辈永远学习的榜样。

————东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巨安奇副教授


9.很震惊,很难过。东华材料痛失一位院士前辈,中国的合成纤维之父。50年代末期,郁院士研发纺出国内第一根化纤,解决了中国人民穿衣问题。虽然我进校后老先生已颐养天年,交集不多,但一直是材料学科的精神支柱。沉痛哀悼,祝老先生一路走好。

依稀记得几年前,90岁高龄、步履蹒跚的郁老先生仍坚持为东华大学高性能纤维及复合材料事业的发展奉献智慧。作为中国化纤之父,郁先生一生勤勉,为国产工业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老先生的爱国情怀和对个人得失的淡漠给我留下深刻记忆,激励着我也决心跟随先生的脚步,为祖国纤维及复合材料领域燃烧青春、奉献终身!

郁老千古!

————东华大学民用航空复合材料协同创新中心朱姝副教授

 

10.郁老千古!几年前您还坚持站着为研究生授予学位,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那会您已近90高龄。但每次毕业典礼,只要您身体允许,您都一定出席,坚持亲自为毕业生颁发学位证书、拨帽穗。您的这种精神激励感动一代又一代东华学子,同样激励着我们后辈接续奋斗郁老,您一路走好!

——东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总支副书记资雪琴副教授


11.与先生初次见面是在校基金会工作期间。2013618日,郁铭芳院士捐资24万元至我校钱宝钧教育基金,当天陪先生去银行办理相关手续,当我走到车门边时,坐在车内后排的86岁高龄的先生竟亲自侧身过来帮我打开另一侧的车门……那一刻的温暖与对先生的崇敬之情真真切切的涌上心头,也将永远铭记心间。

2014117日,先生受邀为东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的中学生们做了题为我的求学之路的报告,87岁的先生全程站立讲座,用行动阐释了一位学者为学治学的坚韧、严谨与为人的谦逊。您对孩子们说:以前我们主要做的是的工作,但的工作就需要靠你们去完成了。请先生放心,您为附校学子题写的胸怀鸿鹄之志,放飞科学梦想的寄语将永远激励着孩子们奋发努力、报效祖国。

——东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副校长张云洁

 

12.2003年考入东华大学材料学院,郁老在学院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虽然没有机会上过郁老的课,他的精神一直启迪鼓励我们学生成长。留校后初次有机会单独向郁老汇报工作是在2011年,有些些紧张,但郁老没有一丝丝架子,给了年轻的我莫大的鼓励。在我印象深处一直记得那个春日午后,在郁老的延安路校区办公室,斑驳阳光下郁老宛若邻家老爷爷的笑容,特别是他讲到:现在我年纪大了,但只要对学科、学院有帮助的事,我一定支持,责无旁贷......音容宛在,德泽长存,敬爱的郁铭芳院士千古!

沉痛悼念如邻家老爷爷一样和蔼可亲的、给予我莫大支持、帮助、指导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华大学材料与工程学院、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导郁铭芳郁老千古!

——东华大学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办公室主任陈丽芸


13.郁老师对我们学生非常爱护和关心。在指导我的博士论文期间,虽然已经有王华平教授和张玉梅教授的指导了,他还坚持到实验室给我指导实验工作。在论文初稿完成后我交给郁老师修改,他连标点符号都会修改好,这样的一丝不苟的态度让我自觉惭愧,偷偷把郁老师还没修改的后半部分拿回来,自己把所有的格式和标点符号都检查了一遍。

郁老师经常给我们讲他入党的事情,他说解放前中国的青年比较迷茫,不知道国家的未来在哪里,十月革命思潮传到中国后,他们那一代人变得清醒和坚定,后来国家越来越好,他们对党也越来越信任,越来越忠诚。他说的时候很平和,就像在讲故事给孩子听一样,让我们受到了教育。

郁老师在生活中非常的简朴,对学生却非常关怀备至,每个月从工资里拿出固定的钱给学生发补贴。后来工作了,我们每年去看望郁老师的时候,他也坚持给我们包红包,我们婉拒不得。郁老师自己非常谦虚低调,不愿意麻烦别人,他经常说这些荣誉都是大家的,是大家一起努力得来的。

——郁院士学生刘崴崴


14.深情纪念我的导师郁铭芳院士

 2020 412日,惊闻敬爱的导师郁铭芳院士去世,心中悲痛万分,老师的音容相貌,三年研读生涯的谆谆教导仿佛昨天。

 我于2003年考入东华大学材料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03年下半年学院开始实行导师-学生双向选择,当时听说郁老师第一年带研究生,研究的课题和我本科的毕业论文比较类似,大家建议我去尝试一下。于是,我抱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敲响了郁老师办公室的门,郁老师亲自开门,把我迎进了办公室,他第一句话就说“我普通话不好,请徐老师做翻译”,边说边笑,一下子就打消了我紧张的心情。面试完毕后,他亲自又把我送到门外,后来得知我被老师录取,真的在我意料之外,我充满感激。

  郁老师以前一直在科研院所和企业工作,我有幸成为老师第一个研究生。他考虑到名下只有我一名学生,而且以前没有带学生的经验,就让我和王依民教授课题组的同学一起参加活动,不至于一个人孤单,老师的护佑之情可见一斑。

 郁老师一贯为人谦逊,不管是对学生还是同事,2005年,恰逢国家组织党员保持先进性教育,有一天,老师把我喊到办公室对我说,组织要求找不同的党员和群众对自己展开批评,他很严肃的对我说,请你说说我的缺点。

  还有一次,材料学院50年院庆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我作为志愿者搬运了2箱水进电梯,正好碰到郁老师主持一个会议,很少见到着正装的他西装革履,格外精神。他那时候已经快80岁了,看见了我搬运了2箱水,二话不说就帮我搬起了一箱。

 老师在生活中平易近人,在学术上认真严谨。我毕业论文的参考文献有200篇左右,引用了60多篇,周五的时候老师让我把参考文献都给他,说帮我再对照一下,看看是否翻译的准确。我以为他只是抽查,就把200多篇文献全部给了他,没想到下周一他见到我的时候,很是疲惫的说,眼睛不好使了,他花了2天的时间帮我全部检查了一遍,指出了一些需要修改的地方,让我既感动又吃惊。

  毕业以后,考虑到老师年事已高,我们几个学生每年的教师节前后都相约拜见老师。每次老师都嘱咐我们好好工作,19年的时候老师已经记忆非常不好了,甚至叫不出我们的名字了,我们就把名字打印出来贴在身上。即使他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说话也逻辑不清晰了,但是整个过程给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好好工作,报效国家,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每每想到此处,都不禁泪如泉涌。

老师已驾鹤西去,他的教诲是我一辈子的财富,愿老师的精神财富能永远流传!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沉痛悼念我的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华大学博士生导师,郁铭芳老师!

——郁院士学生钟继鸣